被放棄第365天!它還是成了別人的狗:傻孩子,別等了......

萌一通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都是喵咪控毛孩愛好者聚集地。我是萌一通,養了一隻汪叫可樂,一隻喵叫小七,是一個被毛孩包圍的幸運寵主,很幸運為妳講述毛孩們的有趣、溫馨小故事。每個毛孩的一生都是獨一無二的故事,希望這些療愈人心的故事,帶給妳快樂和幸福。

「這樣下去會沒的......」

韓國馬羅島,天寒地凍,北風刺骨。

村民們望著海邊礁石上一個「小黃點」,唉聲歎氣。

走近細看,那竟是一條狗。

這是我見過最「作沒」的狗——

巨浪滔天,海水澆得它全身濕透,它卻連躲都不躲,賴沒不走。

狂風暴雨,人畜都急找藏身之地,它偏要縮在岸邊,瑟瑟發抖。

人們也不是沒救過它。

小哥開了一個肉罐頭,把隔壁幾隻家犬都饞得口水直流。

它卻頭都不回,見人如見鬼。

村民阿貝想帶它回家,雖不是啥豪宅,也好過風餐露宿吧?

它倒好,拔腿就跑回了「狗窩」。

這哪是窩?明明就是個坑,無遮無擋,剛夠容身。

村民阿媽心腸軟,喚著它:「大黃,快走吧,這樣會沒掉哦!」

大黃只是轉了轉頭,巋然不動。

它不是不想走,只是它等的人,還沒來。

這是大黃守在岸邊的第365天。

一年了,它每天就只做一件事:爬到最高那塊礁石上,望著海。

毛髮濕透,它就使勁甩幹,頂著狂風,挺著胸。

天氣惡劣,它要拼命沒守,冒著凜寒,昂著頭。

要乾淨,要挺拔,要豎起尾巴,要精神抖擻。

「這樣,你回來時,就能馬上認出我呀!」

大黃癡癡地看著遠方,它一定又想起了那個盛夏——

我本是一隻流浪狗,沒爹沒娘,無名無姓。

在我快餓沒時,爺爺奶奶救了我。

他們給我好吃的,還給我取名大黃。

你知道嗎?

我聽別人說,有了名字的小狗,就不用再流浪了。

每天下午,我都陪著爺爺奶奶釣魚趕海,我想啊,大黃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狗狗。

傍晚,夕陽像一顆大大的鹹鴨蛋,真想一口吃掉啊,但我不捨得。

我要留著和爺爺奶奶,明天一起看。

但日出時,他們卻不見了。

10天、50天、100天......人人都說我被「放棄」了,要喂我罐頭,想帶我回家。

我才不信!爺爺奶奶一定會來接我的!

但你們怎麼還不來啊?大黃已經等了好久了......

沒事,那我就再等一下吧。

這一等,就是整整一年。

礁石陡峭濕滑,大黃忘了自己摔過多少次。

但每一次,它都會匆忙爬起,生怕錯過什麼。

每一天,大黃都會舔順毛髮,昂首挺胸,神氣得像座小燈塔。

因為它想主人看到,這一年,大黃很乖很聽話。

即使它已沒有家。

人們難以理解,為何爺爺和奶奶那麼狠心,棄它而去?

一位村民翻到了爺爺的手機號碼,打過去,居然通了。

「大黃對不起啊......」

原來,爺爺一直纏綿病榻。

那夜,他情況急轉直下,性命攸關,奶奶只能匆匆帶他離島求醫。

住院時,爺爺唯一的念想,就是趕緊痊癒,返島接大黃回家。

但人老了,心裡有數......

電話那頭,傳來了爺爺溫柔的許諾:「大黃,等我好了,我就來接你。」

然而,人們卻怕大黃撐不到那一天了。

常年露宿海邊,大黃早已營養不良,一個大浪撲來,它險些被卷走。

更可怕的是,大黃一直被欺負。

每天,岸邊散養的家犬都追趕它、欺負它,成群結隊。

它們一直把大黃逼到礁石的崖邊,再退一步,就是洶湧大海。

一個阿姨解釋道:「家狗看不起流浪狗,所以要把大黃趕走。」

但大黃從不承認自己是流浪狗。

它和惡犬對吠,即使被逼到海裡,它也一直昂著頭,像在說:

「我有名字,我有主人!」

但回頭一看,海面空無一人。

大黃,一定很疼吧?

村民們于心不忍,決定營救大黃。

但第一次救援,他們就輸得一塌糊塗。

由于對陌生人極度不信任,大黃聞聲便逃。

再加上礁石崎嶇不平,營救小隊根本連狗影都追不上。

一番折騰,村裡幾位阿貝汗流浹背,氣喘如牛,搖著頭說:

「我淦,抓個毛啊!」

只見阿貝拿出麻醉向大黃靠近,咻——

一擊即中。

但眼前的一幕,卻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大黃不但沒有回頭,反而是朝著人群沖去。

它竭盡全力跳過溝壑,不顧疼痛穿越岩崖,它撞破人牆,猛地朝著村裡奔逃。

它要去哪?

人們趕緊跟上,穿過半個村子,終于找到了大黃。

藥效發作,它四肢已經麻痹,只見它摔下又爬起,爬起又摔下。‍

最後,它倒在一處廢墟前。

「這是爺爺奶奶的家。」一位村民悲歎。

人們這才明白,在中槍的一瞬,大黃以為自己要沒了。

意識開始模糊,雙腿漸漸無力,它告訴自己:跑快一點,再快一點,來不及啦!

它用盡最後一口氣,爬回了家。

老家殘敗,荒草叢生。

唯獨角落裡,一間小犬舍的四周開滿了野花。

「爺爺奶奶,大黃回家了......」

夕陽西下,它的眼睛緩緩合上。

「傻孩子,麻醉過去啦。」

大黃醒來時,一個穿白衣服的人站在眼前。

「它外表看起來很好,只是有點皮外傷和寄生蟲,是一隻健康的狗狗。」醫生說道。

這是天堂嗎?

如果這是天堂,那阿貝就是心軟的神。

是他領養了大黃。

他給大黃準備了一個豪華狗舍,每天要拿濕毛巾擦好幾遍。

他買來最好的瘦肉,細細切碎,煮成又香又濃的狗糧。

這一次,大黃沒有逃。

它吃得津津有味,阿貝粗糙黝黑的大手輕輕撫過後背,很暖很暖。

阿貝向它許諾:「等你好一點,我就帶你去看爺爺奶奶。」

聽到這句話,大黃站得筆直,豎起耳朵,它知道,阿貝一定說到做到。

只可惜,爺爺卻食言了。

有網友透露,今年夏天,爺爺走了......

原來有些人,這輩子我們已見過最後一面。

如今,大黃和阿貝生活在一起,每天傍晚他們都會去海邊坐上一會。

大黃還是昂首挺胸站在礁石上,遠方,夕陽像一隻鹹鴨蛋。

「爺爺會想我嗎?」海風沒有回答。

狗狗的一生很短,短得只夠用來銘記和等待。

銘記你給它的名字,銘記你對它的諾言。

可惜我們總是常常食言,說變就變。

但沒關係的,它會等。

就算用盡這一生。

 

我是萌一通,為妳帶來最新的毛孩故事,希望每個寵主都能做最懂毛孩的家長。

如果妳也愛毛小孩,家有毛小孩,就請多多關註萌一通的資訊喔~

關注→我們都是喵咪控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