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攝影師當小時工:穿漢服環球旅拍,一不小心驚艷世界成為網紅

阿包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每個孩子都曾有過關于仙女或英雄的夢想。

區別在于,若干年后有的人夢想實現了,有的仍在做夢。

當小時就是那個把夢想實現了的女孩,不僅實現了夢想,還驚艷了世界。

她拍攝的那組「穿著漢服走世界」旅拍照,收獲了1.5億的閱讀,22.6萬討論,微博粉絲也因此飆升到50多萬。

照片中的仙女姐姐,有時坐在一家雜貨鋪前,

有時出現日本京都的寺廟,

有時漫步在紐約街頭,還有時行走在冰島的茫茫冰原……

不論身處何地,小姐姐總是一席漢服,宛若穿越時空的佳人。

「古典」與「現代」的混搭沒有產生絲毫違和感,一顧傾城,二顧傾國,讓人忍不住一看再看。

眾人都在驚詫她的天馬行空,她卻說自己只是實現了自己的「仙女」夢。

01

把漢服拍攝出「妖嬈」風情的當小時,喜歡稱自己是 「東方」攝影師。

論顏值,她并不是最吸引人的那一個,論攝影,也不是大師TOP 10,更不是傳統文化領域的專家,就連讓她爆紅的旅拍,她也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可沒想到,她把這些元素巧妙融合在一起,卻爆發出驚人的影響力。

從攝影到旅拍再到漢服設計,當小時做的事都有一個共同點:「都很美」!

有人問她:「為什麼要做這些?」

她說原因簡單,就是因為愛「臭美」。

雖然生于90年代的當小時,生活水平和接觸的資源都比以往更加豐富,但她接觸的信息還是相對閉塞,那個時候艾莎公主和睡美人還沒有大規模出現在電視屏幕。

和很多女生一樣,當小時更喜歡天龍八部里的「神仙姐姐」和神雕中的「龍兒姑姑」,那是她們心中的「仙女」。

為了找到「仙女」的感覺,她們偷偷披著床單和媽媽的圍巾,趁大人午休的時候,在院子里奔跑。

如今,長大后的當小時,因為「旅拍」,名正言順的穿上仙女服,開始滿世界跑,把「臭美」當成事業來做。

其實,很多人都愛美。

不論是為「悅己者」或是「己悅者」,只是他們愛的含蓄,不像當小時那麼「明目張膽」。

當那些藏在心底的渴望,被當小時用鏡頭呈現出來,他們看到夢想實現的可能。

一件漢服就能秒變「仙女」,很多人開始躍躍欲試。

當一種觀念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就衍生為一種引領時尚的潮流。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峨冠博帶,出現在街頭巷尾,穿梭于公交捷運,行走在鋼筋水泥的現代城市之間。

她們的出現,不經意間給城市添加了一抹動人的色彩。

02

古風照看起來很美,可拍起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多人都以為,那些唯美的照片一定出自浪漫之極的感性女生之手。

可當小時偏偏是一個純粹的理科生,典型的四川「辣妹子」。

不僅還愛吃辣,性子也潑辣。

當小時讀大學時,對未來職業沒有太多規劃。

那個時候計算機專業很火爆,所以她也成為這個專業的一名學生。

可進了大學,面對那些枯燥的算法和代碼,她覺得很無趣。

很多人進入大學校園后都有這樣的感覺,他們既不喜歡自己的專業,也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

區別在于大部人選擇了接受現狀,在無所事事中耗費了光陰,可當小時卻不甘與此。

雖然當小時也迷茫,也不知道自己最喜歡什麼,她只知道要給自己的人生找到「第二選擇」。

好在那會大學課業沒那麼繁忙,當小時把別人用來談戀愛、打游戲、看小說的時間都用在「尋找」上了。

學修圖,學動漫設計,有時間就四處旅行拍照。

四年過去后,這些經歷都慢慢沉淀為她內在的修養,所以她格外敏銳,總是能捕捉到不一樣的美。

快畢業時,大家都在為工作苦惱,當小時已經拿到了一家游戲公司的offer。

對當小時來說,用畫筆把對美的感悟畫出來,就離夢想又近了一步,雖然只是在游戲的世界里。

可她不滿足于此,在走走停停間,她發現用鏡頭記錄的美層次更豐富、內容更震撼。工作之余,她邊走邊攝,用照片在微博記錄生活的點滴,她的鏡頭里總有一種獨特的美。

既有玫瑰的紅暈,也有地毯上的花瓣,既有房前屋后的青草,又有雨后屋檐下的露珠……

每一張照片都釋放出將內心封存已久愿望喚醒的能量。

03

慢慢地,當小時有了名氣,有人主動找她拍照。

平時工作,周末攝影,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年。到了2013年,當小時兼職攝影的收入,已經遠遠高出設計師的工資。

雖然沉醉在光與影的世界里,可關于夢想這件事,當小時一直很執著。

她曾經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做了「親愛的陌生人,請帶我去你家天台聊夢想」的拍攝主題。

這一年,她的微博沒有更新。

或許是這一年的沉寂,讓她燃起了實現夢想的期望,用她的話說:

「明白了自己的生命模式。」

2014年,她開始嘗試古風拍攝。

剛開始做這件事,當小時并不被大家看好。

那個時候,跨界和混搭還沒有被廣為接受,做古風拍攝更是小眾。

她既當模特,又當場工,甚至有時候自己動手縫制衣服,

從前期化妝、服裝搭配,到后期拍攝、修片,全都一個人獨自完成。

為了拍出好的作品,她拖行李箱把手磨出繭了,舉相機的肩膀酸的抬不起來……

成為名副其實的 「獨立」攝影師。

照片拍出來后,之前那些不看好她的朋友紛紛留言點贊。

執著于此,她想傳達的信息只有一點:實現心中堅持的夢想。

此時的當小時已經醞釀出新的計劃,帶著心愛的漢服一起旅行:從上海到杭州,從日本到土耳其,她要把美麗的種子灑遍全球。

因為世界很美,她帶著漢服去看看;漢服很美,她用世界去看看。

04

2015年,當小時做了一次大膽的嘗試。

她將「漢服」文化與異域風情結合,在泰國白廟拍了一組寫真。

沒想到,這組照片在微博引起熱議。

有的人為之驚嘆,贊美這種新穎的表現形式不僅給人帶來了視覺享受,還弘揚了中國傳統文化。

有人說,在異域寺廟門口「搔首弄姿」,有損國人形象,還翻出她之前在日本靖國神社拍攝的一組祈福照片,說她沒有民族情懷。

還有人說,當小時完全不懂攝影……

其實,當小時一開始做「帶著漢服去旅行」,網絡上就充斥很多質疑的聲音。

甚至有人分不清漢服、韓服與和服的區別,那個時候的當小時對自己說:

「一定要帶著漢服周游世界,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

這個潑辣的辣妹子一不做、二不休,六年時間,她帶著漢服去旅行走過了19個國家。

夢想的種子,一旦發芽,就會開出絢爛的花兒。

執著于美好事物的快樂遠遠大于被質疑的苦惱。

面對質疑,當小時早已學會了適應。

她理解,評論是網友釋放情緒的一種方式;她明白,不論哪個年代,都有一種人喜歡用上帝視角去評判眾生。

雖然她懂得如何「討好」網友,可并不想在這方面耗費時間。

她想要用更多的精力去引導眾人看到世間更多的美好。

在一次采訪中,當小時說:

一路走來,旅行遠比目光所及之處有更為遠大的意義,雖然她力量微小,但希望漢服能被更多人看到。

國家強大、文化自信就是她一直驕傲行走的動力,她會一直做漢服的推廣者。

05

之所以對漢服這麼熱衷,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當小時對詩詞的熱愛,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天生的向往。

她發現網絡上很多關于漢服和中國傳統文化的評論,都以點帶面,并沒有了解服飾文化的精髓。

可另一方面,也有很多真心熱愛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士在網絡聯合成一個圈子,他們一起交流、研究那些似乎被淡忘的東西。

還有一個專門復原漢服的興趣小組,把愛好堅持成了專業。

他們把對漢服文化的研究整理成了專業著作,引得英國的電視公司都慕名而來,要把這種極美的中國服飾,推薦給全世界。

這幾年,當小時把漢服帶到世界各地的同時,也看到了人們對漢服態度的轉變。

在國外很多地方,穿漢服并不會引起另類的眼光,更多的都是贊美的聲音。

在國內,漢服也成為吸引人的焦點。很多關于漢服的小視訊,一經發布就獲萬次點贊。

陳凱歌在電影《貓妖傳》中,楊貴妃那個驚艷眾人的出場也是身著漢服,引得李白當場賦詩稱贊: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美學家朱光潛曾經在研究中談到,「美」本質上是脫離了實際距離和使用價值的東西,可還是有很多人愿意去追求,都是因為人類發自心底的熱愛。

真正的美,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即便斷了幾百年,還是會再次被時代記起。

06

2015年,正是當小時爆紅的時候,向來愛折騰的她突然放慢前行的腳步,前往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攝影課程。

有人說,當小時是無法承受質疑所以選擇了逃避。

那就小看她了,對于評價本身,當小時是樂觀的。

因為她發現,即便是質疑的評論,也不乏中肯的評價,大家不否認她照片中的美。

這也讓她更加確信,大部分人對美好事物的熱愛是有著共同期待的,她為自己能分享和傳遞美感到開心和欣慰。

所以這條路,她選擇繼續走下去。

古風拍攝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后,當小時開始籌備起自己的工作室。

討論細節,去舊貨市場挑選古風家具,大小事務都親力親為。

很多事雖然她并不是很懂,可還是盡量參與,就是希望呈現的作品有更完美的效果。

工作室成立后,當小時給她的「當氏攝影」注入了新的情感和靈魂。

畫面里不再是單調的復古宅院和亭台樓榭,它充滿了唯美的故事感,還有潮流和時尚。

這些相片就像是她本人的寫照,既淡定又分外從容,既是跨越時代的時尚,也是置身塵世的存在,更是專屬自己的傳奇。

她把那些不在微博回擊的質疑,都憋成要表達的內容呈現在作品中。

她深知,人們的審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所以要懂得適應、學會改變,否則終究是會被時代淘汰。

從攝影到出書,再到開設自己的品牌服裝店,當小時一次次突破自己的瓶頸,嘗試從攝影師到藝術創作者的轉型。

07

嘗到「夢想成真」甜頭的當小時,對未來有了新的想法。

她想讓更多人了解傳統文化,想讓更多的女孩實現她們心底的「仙女夢」。

接下來,她要拍攝那些特立獨行、在世俗眼中被稱為「奇怪」的女孩。

在她看來,沒有奇怪一說,因為她也曾是眾人眼中的「奇怪」女生。

從拍攝古風照片到帶著漢服去旅行再到成為服裝店主,她的每個選擇,都曾被定義為「奇怪」,但最后當小時都用實際行動給出了漂亮的回應。

「美」,本身就沒有一成不變的模式,更何況是每一個獨立的靈魂。

研究漢服文化那麼多年,當小時發現,開放、包容和融合本身就是華夏文化中最精髓的東西。

當小時之所以能夠不斷挑戰自我,也是受其影響。她想嘗試更多、更新的東西,找到人生更多的可能。

現實生活里有很多像當小時一樣的人,他們或者有著天馬行空的想法,或者有著新穎前衛的思維模式,但有一點是一樣的,他們都有一顆為了追求夢想勇敢努力的心。

正因為這個普通女孩的「仙女夢」,世人再次憶起在中國歷史上的有過漢唐這個時代、有過龍鳳呈祥這個圖騰,有過一件華美羽衣叫霓裳。

關于未來,當小時說:

就算等到90歲,也要像現在這樣,做個邊走邊攝收集時光記憶的美麗「巫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