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談大畫幅攝影:拍電影是為了糊口,拍照片才真正開心

阿包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為了拍照你可以去周游列國,而且都是在最美的時刻按下快門,別人看到的只是照片的定格,你卻享受到了全部的過程。」

——周潤發

周潤發

中外的明星中,愛攝影的不在少數,真正懂攝影,甚至稱得上攝影家的寥寥可數,在大畫幅攝影領域,周潤發是其中的一位。

早在香港無線電視藝訓班時,便開始對攝影感興趣。1997年,在迎接香港回歸的一次大型影展上,發哥的姐姐周聰玲偷偷用化名拿了他拍的三張照片來參展,結果其中一幅以西紅柿為全景的照片,奪得了三等獎。

大畫幅攝影不同于一般的數碼攝影,步驟繁瑣、講究頗多,無論是前期拍攝還是后期沖印,不但需要很多專業知識,更需要極大的耐心。平時拍完的黑白照片,全部他自己沖印,沖印藥水都是由美國訂回來的。

周潤發曾在香港舉辦黑白攝影展,就是以獨特的「鉑金印相法」來完成的大畫幅攝影作品。周潤發說:「我喜歡未知的東西。按下快門只完成了拍攝中的一部分,進到暗房把照片做出來之前,你不會知道照片是什麼樣子。

再加上比如拍攝8×10的膠片,光膠片就100塊錢一張,所以按快門的時候真的會考慮一下,這一下值不值100塊?而且這100塊還不含沖洗費哦!

身為國際巨星的周潤發,經常有機會在世界各地拍電影,這也方便了他攝影。「我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從來沒有專門去采風拍攝過,經常是拍電影的時候順便拍攝。」

即使這兩件事情經常是同一時間完成,但攝影與演戲對于發哥來說,是完全不同的——攝影更多是內心私密的享受,「我去演戲拍電影的時候,經紀人、助理前呼后擁,看起來很風光。

而背著大畫幅相機去為拍攝的時候經常累得像狗一樣,為什麼這麼辛苦還要去拍攝?這種樂趣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拍電影是為了養家糊口,拍照片才是真正開心,自己獨享的。」

發哥習慣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拍攝,拍攝完后沖洗出來的照片會送給照片上的人。他曾拍攝過一張鞏俐在片場化妝的照片,這張照片以318萬元被拍賣。

影、沖、放是攝影三部曲

周潤發說:「影、沖、放是攝影三部曲。影包括相機的使用和認識,取景,采光,正確曝光,景深與快門的關系等等。在戶外可以拍攝大自然的景物,也可以在室內擺布拍攝,各適其式。沖是配合藥劑,溫度和時間把負片得到適當的反差和粒子。

而放則是把拍攝的影像成為照片;通過暗房的技巧,配紙和配藥,相紙在盆中由淺至深逐漸顯影而至成為一幀照片。由于喜愛黑白攝影,從拍攝到完成一幀照片都親手處理,其中的過程實在樂趣無窮。除了上述三部曲外,還有更重要的是多影,多做,多想和多看有關的展覽。」

進暗房沖印作品的發哥經常會忘記時間,「在暗房沒日沒夜待24小時都沒感覺,老婆只好敲敲門看老公還在不在。」熱愛黑白攝影的發哥從拍攝到完全每一幀相片都親手處理,專門從美國訂購沖印藥水,靜靜等待黑白影像逐漸浮現,這過程中的無窮樂趣,是他人無法知曉的喜悅收獲吧。

在數碼和膠片的討論中,周潤發始終淡淡卻堅定著自己的拍攝感受,「數碼還是膠片其實沒有討論優劣的必要,因為在成像的風格上這根本是不同的兩種東西。膠片上的感光銀鹽顆粒有縱深,排列也是不規則的,通過藥劑沖洗之后銀鹽堆積起來的底片也是有厚薄層次并不規則的。

數碼相機的影像傳感器則完全是一個平面的東西,像素規則排列。所以雖然數碼相機上自動功能非常的先進,但我還是樂于享受拍攝膠片的整個過程。而且我覺得藝術這樣的東西,畢竟是要通過自己的雙手親自去創造出來。」

在發哥看來,拍照是最美好的事情,因為只有空閑時間才能拿著相機去拍照,這件事情本身就逍遙得不得了,「為了拍照你可以去周游列國,而且都是在最美的時刻按下快門,別人看到的只是照片的定格,你卻享受到了全部的過程。」

周潤發攝影作品

周潤發的攝影心得

問:您的相機是經常更換,還是就用一部?

周潤發:我有賓德67、瑪米亞7MII、 沙穆尼的6x8、4x5、8x10、4x10,根據拍攝需要來選擇。

問:在拍戲時您會選擇什麼類型的相機?用大畫幅的相機會不會覺得很辛苦?

周潤發:我在拍戲的時候一般用祿萊120雙反相機,并不麻煩和辛苦。

問:工作中的很多古裝場面,是不是為您提供了一個很好的題材,配合黑白膠片的懷舊氛圍?

周潤發:用黑白膠卷并不是刻意要去營造懷舊氛圍,因為我喜歡用祿萊400度和柯達的黑白膠卷,用柯達的Tir-X比較多,它的寬容度比較大。加上在工作中的古裝場面我喜歡用祿萊2.8F的雙反相機,光圈比較大適合用現場光拍攝。

問:大畫幅的相機在操作的時候,并不像數碼那麼方便,會不會有很多錯過的瞬間?

周潤發:數碼相機的高速連拍確實可以拍得很快,拍得很多,但是就一定能拍到最關鍵的瞬間嗎?最關鍵的瞬間往往在兩張高速連拍的照片之間。我們拍電影是每秒24張的「連拍」,這麼高的速度其實也未必一定能拍到最好的瞬間。大畫幅拍攝并不是求多,而是求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