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美人胚子,3歲時被舅舅偷走,2014年一組老照片賣了218萬

阿包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見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在2014年11月華辰秋拍的攝影拍賣中,一套名為《生活的影像》的老照片以218萬的價格成交。而在這張老照片中,她就是周璇。

都說民國四大美人,林徽因,陸小曼,阮玲玉,周璇。

90年代的觀眾,可能不知道《馬路天使》是什麼樣子的,但他們大多都會哼唱一首《天涯海角》,這首歌在中國流行了近半個世紀,留下了無數的記憶。

民國的時候,有很多人都會忘記她,但是周璇卻依舊很受歡迎。

當時周璇可是上海娛樂圈的名人,她不但唱的好,而且人也很美,因此受到了很多粉絲的喜愛,被譽為「金嗓子」。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人們一提到周璇,就會被人津津樂道,說她是個絕色美女。但是,在她的光輝之下,周璇所承受的苦難,卻讓人忍不住同情。

周璇的人生充滿了坎坷,37歲時,她在上海精神病院里苦苦掙扎,最終與世長辭。但是她的訴訟和紛爭卻沒有因為她的去世而消散,反而越來越嚴重。

媒體一直在打壓她,公司在打壓她,到了最后,她甚至連這個最簡單的愿望都沒有實現。

民國時期的周璇,究竟是何等的風風雨雨,讓人想起她,都會感到一陣心酸。

02 「早年失怙,萱堂健在」

十九世紀二十年代,江蘇省常州市,蘇家迎來了蘇家最寵愛的女兒。蘇老爺子,蘇家最有權勢的人,就給她起名叫蘇樸。象征著她永遠天真、單純。她就是周璇。

蘇璞自小就是家里的掌上明珠,雖然蘇家是清朝時期的高官,思想比較傳統,但他的父母都是金陵大學的畢業生,從小就對蘇璞疼愛有加,從來不會用傳統的思想來約束她。

那時候,蘇璞水才兩歲,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調皮搗蛋,很多富家子弟都想要和蘇璞訂婚。

蘇璞三歲的時候。蘇璞的叔叔顧仕佳,因為成天不讀書,生活亂,被家里趕了出去,不得已才跑到常州去找她。

顧仕佳是個癮君子,離家后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沒了,顧仕佳連自己妹妹家里的錢都拿不到。她的妹妹,有時候也會很關心自己的哥哥,所以并沒有太過在意。

顧仕佳也知道,這種拆東補西的生活,實在是太難受了,還不如弄個大的,舒舒服服的享受一下。

有一次,顧仕佳虛偽地跑到蘇家看望蘇璞的老爹,閑聊間,蘇璞在花園里玩得正歡,心里已經有了計較,如果能把這樣一個美麗的少女賣給其他有錢人,那就能賺一筆不菲的收入,不用為明年的煙費發愁了。

不過,蘇家人對蘇璞的保護,也沒有讓蘇璞和顧仕佳有什麼聯系,顧仕佳也知道自己的形象不太好,所以也開始了戒煙,看起來非常賣力。

蘇家人見顧仕佳越來越好,也漸漸放下了警惕,對他的厭惡也少了很多。顧仕佳有時候會去蘇家,還會給蘇璞買糖果,一副大伯的架勢。

然而,就在蘇樸剛過了幾天的生日,顧仕佳和小蘇璞都沒有出現。蘇璞的爸爸得知后立即派人去找。結果,顧仕佳把蘇璞給拐走了,也不知道他們在哪里。

顧仕佳把蘇璞賣到常州的金壇縣,然后轉手賣給了本地的王家,王家家底豐厚,一眼就看中了她,于是就給顧仕佳送了一大筆銀子,甚至還幫她找了一間房子。

蘇璞來到王家之后,就改名為王小紅,一開始他們夫妻感情很好,把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是王氏夫婦經常吵架,每次吵架都會把氣撒在她身上。

失婚的時候,他還想著把那個領養的姑娘賣到青樓去,好讓她賺回一筆錢,好在養母還算有點良心,沒有將她賣到青樓,而是以極低的價格賣了出去。

這個家的人,姓周,她的名字叫做周小紅,所以她才會被稱為周璇。那個時候,周璇上了中學,周璇也明白了自己要做什麼,她會努力的討好周家的父母,讓自己能夠上學。

在班級里,周璇的成績一直都是數一數二的,而且她的歌聲也很好聽,深受同學和老師的喜愛,經常會代表學校參加各種活動。

高二的周璇,在一次學校的新年聯歡會上大放異彩,她唱了好幾首歌。于是,他被學校的美術老師找到,想要將周璇和她一起訓練。

很快,娛樂公司找到了周璇,想要簽下她,讓她加入黎錦暉,成立了明月歌舞團,保證不會影響到她的學業。

養父的事情,很快就被發現了,因為養父根本就沒有什麼穩定的收入,整天喝酒。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立刻停止了周璇的學業,讓她盡快的聯系公司,盡快的賺錢,周璇就是她的搖錢樹。

之后,周璇在一次《野玫瑰》的演出中出演了一首贊美祖國的歌曲《民族之光》。那是一首很受歡迎的歌曲,里面有一首歌,叫做「與敵人周旋于戰場上」,每次聽到這首歌,周璇都會激動不已。于是,她改名為周璇,希望能為國家做點什麼。

雖然義父把她當做了一棵搖錢樹,但周璇在國家危在旦夕的時候,還是和公司一起參加了幾場抗日救國運動,為國家抗擊日本侵略而吶喊。

周璇出道以來,幾乎所有的熱門影片都是由周璇主演,《解花語》、《孟姜女》、《百花歌》等作品,至今還在繼續拍

此外,《夜上海》、《四季歌》、《天涯歌女》、《何日君再來》等歌曲也是一部經典作品。

春風得意,名利雙收的周璇,背后的苦楚,無人知曉。

03「只有神才能對我進行判決」

正如這首歌,周璇的人生充滿了自己,但她并沒有真正的愛,也沒有真正的愛。

周璇很清楚,她的前半生是無家可歸的,她從小就在努力的學習,為了能夠找到自己的父母,尋找自己失去的童年。

周璇曾經在接受采訪時說,她是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

雖然她16歲就有了自己的愛情,但是她的愛情之路,就像她的父母一樣,一波三折,最終以失敗告終。

周璇與當時的作曲家嚴華相識,嚴華相貌出眾,才華橫溢,深受女性的喜愛,周璇也是如此。

當時周璇的中文很差,嚴華不但會教她中文,還會照顧周璇。那個時候,周璇總覺得,她和嚴華的那個女孩不同,她會是他的獨一無二。

嚴華出身名門,被譽為「桃花王子」,嚴華很會哄女孩子開心,周璇也被他迷住了,把自己最美好的感情寄托在了那個時代。

在這份感情中,嚴華不僅是愛人,更是兄長,老師,父親,彌補了周璇最缺少的一份溫暖。

1936年9月,他們通過一個朋友的介紹,很快就結婚了。

不過,這并沒有持續多久,兩人都是當紅明星,工作和家庭都很忙,尤其是周璇已經和華國影視公司簽了合同,兩人的生活也變得更加復雜。

嚴華漸漸對周璇失去了耐性,結婚后周璇又一次感到沒有安全感,兒時的患得患失。

老公嚴華開始罵周璇,抱怨周璇成天在外出風頭,根本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婦。周璇沒想到,她最疼愛的老公,會是這種態度。

最后,三年的婚姻結束了。

周璇曾經說:「我的初戀,開頭總是很好,分手時也很尷尬。」

周璇失婚后,她明白自己在前任的感情上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她必須要把精力放在事業上,而不是感情用事。

一九四一年,周璇在其經紀人的指導下,出演了《梅妃》,《夜深沉》,《惱人春色》,以及一部抗戰題材的影片《解語花》,周璇一夜成名,甚至被《上海日報》評為「電影皇后」。

不過,周璇在上海遇到了朱懷德這個大名鼎鼎的商人,周璇的心終于放了下來。朱懷德第一次見到周璇的時候,就很喜歡她,給她拍了很多電影,對周璇的工作非常的了解和支持。

比起之前的關系,他們之間的關系就像是一把火,熾熱而快速。周璇很快就答應了朱懷德的要求,住進了上海的一棟別墅。

在周璇事業巔峰的時候,她突然有了身孕。但當時朱懷德即將離開上海前往南京做一筆交易,周璇也沒有時間通知朱懷德。

但是朱懷德一去不復返,周璇生下了一個孩子,就獨自一人來到了南京,找到了朱懷德。那個時候,他才發現,朱懷德早就在南京找了一個名媛千金,而他,卻只是一個小三。

那個時候,周璇還存著一個希望,希望能用自己的孩子,把朱懷德給救回來。最終的結果讓周璇更加失望了,朱懷德當著所有人的面說:「我看這孩子和你一樣,都是被別人收養的,我不會承認。」

周璇怎麼也沒想到,朱懷德竟然會否認她和她的孩子,甚至還想要揭開她內心最深的傷口,周璇承受不住,整個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回到上海后,周璇又開始了《和平鴿》的拍攝,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她卻聽到了周璇的喊聲。

這一瞬間,他的前半生苦楚就爆發了,之后他就被關進了瘋人院,再也沒有在公眾面前露面。

周璇被關在了精神病院六年,這六年來,周璇一直在接受心理醫生的治療,可是她的病卻一直沒有好。

04漫長的尋找親人

心理醫生對周璇說,她心里有一個疙瘩,只有解開了心結,才能讓她的病好起來。

周璇很清楚,她想要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所以在他出院之前,他就去了一家媒體,想要把《當紅明星周璇尋找親生父母》的消息發出去,結果因為時間過去了,他的思緒有些混亂,他的故鄉竟然把常州和常熟給混淆了。

這就給認祖歸宗帶來了很多的麻煩,很多人都在趁火打劫,都說周璇是她失蹤的女兒。

可惜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周璇也沒有辦法一一拜訪。于是,她就讓人將周璇的模樣,記錄在了一張紙上。

周璇并不知道,她的父母也在找她,周璇的母親曾經是一位優秀的醫生,但是當她的國家陷入困境的時候,她就加入了這個國家。

當時顧美珍去了上海,在網上看到了一個著名的明星,顧美珍一眼就認出了周璇,周璇就是她的親生女兒。

顧美珍在請示了上級之后,就來到了周璇的家里,不過周璇也沒有時間一一辨認。

顧美珍一直在努力的吸引周璇的注意力,希望她能將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周璇最后還是不行了,只能給自己的經紀人透露了幾個重要的消息,讓她幫忙挑選。

顧美珍把周璇的特征和胎記,都告訴了顧美珍。經紀人在一番深思熟慮之后,終于確定了顧美珍是周璇的媽媽。

顧美珍知道周璇的病情之后,就不想再招惹她了。

于是,顧美珍就千方百計地來到了周璇的醫院,作為周璇的探視對象。同時,顧美珍也給家里和老公打了電話,讓他們盡快趕到上海,把女兒找回來。

一家人都希望周璇的病好了,他們就可以和家人團聚了。好景不長,一個月后,周璇的病情開始好轉,晚上突然發病,被送到了 ICU。

最終,周璇37歲了,她沒有等到自己的家人,也沒有意識到,她的媽媽已經在她的身邊等待著她的康復。這讓周璇很難過,也讓蘇家人和自己的父母都很難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