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救貓她散盡千萬家產,卻被罵了23年,如今70歲高齡,仍在為毛孩子未來做打算

何佳成 2022/07/22 檢舉 我要評論

做救助有多難?她傾盡一生,只想它們能有個家!

「曾經的她也是千萬富豪。」

看著眼前蒼老的陳阿姨,我很難想象,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她曾是成都市數一數二的千萬富豪。

過去和現在的對比圖

有多富有呢?在那個年代,若一家人有一輛腳踏車,就已經很耀眼了, 但陳阿姨早早就買了屬于自己的轎車。

就算每天什麼都不干, 守門面收租,她的后半生都可以衣食無憂。

可人生際遇的奇妙之處就在于,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因為一件什麼事,生命從此就偏離了既定的軌道。

1996年,陳阿姨簽合同的路上發現了一只渾身是傷病的小京巴「笨笨」,它早已沒有力氣站起來,卻還努力向陳阿姨搖動尾巴。

「無助、絕望、乞求……那種眼神,讓你看一眼就沒法忘記。」

從這一刻開始,陳阿姨邊開始了自己的26年救助路。

只要看到受難的毛孩子,陳阿姨都想傾盡全力把它救下。

受傷的懷孕貓媽媽

病重銀漸層

從菜市場救下的三腿小狗

陳阿姨基地里的幾千只小動物,都有著一段不堪回首的故事, 甚至其中有很多都是行動不便的。

或是 失明,或是 癱瘓,即使現在它們眼睛里已經沒了恐懼, 可那些流浪時的痕跡,一輩子都還在。

為了讓這群毛孩子的后半生過上幸福的生活,最多的時候,陳阿姨個人 出資五百萬元開辟荒山,建立了占地110畝的救助中心

面對此舉,有人笑陳阿姨太傻,有人笑陳阿姨作秀。

「好好的富婆放著不當,為了點兒狗給自己折騰成了一個狼狽的老太婆!」

但請問, 如果在狼狽不堪和光鮮體面之間做選擇,誰不愿意選擇后者?

「我也想過好日子, 可如果我放棄了它們,那這五千多條生命要面臨的不只是狼狽,而是消逝。

「希望有一天,社會不再需要我。」

「其實時間長了,我不知道自己救了多少只, 打開本子一看,才知道,這輩子沒白活。

2004年,300只;

2006年,600只;

2010年,2000只

2022年,將近6000只……

「做救助26年,上萬的生命都從我手中過。」

「但救助的速度,永遠也趕不上他們遺棄的速度。」

行動不便的狗狗

現實的窘境仍舊像一座大山擋在陳阿姨面前。 如今,陳阿姨的救助基地住著近六千只貓狗,并且,每個月都會有不少新的小流浪被送來。

但陳阿姨沒有放棄,她依然還在救,為了節省開銷,哪怕是自己站在40℃的大太陽下搬磚蓋犬舍,也要把救助這條路走下去。

「見過了太多人的貪欲,把你對他的幫助看作理所當然,有的甚至恩將仇報; 但救助這些小動物,你給它付出一點點,它就給你回報很多。

但她,已經73歲了。

「到我這個年紀,說走,已經是很正常是事情了,我只希望我這把老骨頭能再多撐幾年, 等我走了,這群毛孩子們需要一個接班人......

「希望有一天,社會不再需要愛之家,我這輩子也就無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