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男孩冒冰霜走4.5公里去上學,因一張照片火爆全網,現狀讓人淚流滿面

阿包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名8歲的小男孩在云南昭通因一幅圖片走紅。

畫面上,小男孩渾身上下都是冰渣,滿臉通紅地站在那里,后面的學生看著他那滑稽的樣子,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一幕洋溢著歡樂和笑聲的畫面,卻是一段讓人心碎的往事。

因為家里很窮的孩子,每天要走4.5公里的山路去上學,一遇寒冷的天氣,他就會被凍成冰塊。

有了這個社會的支持,他的人生就徹底改變了。

一、意外走紅的「冰花男孩」

王福滿在2010年生于云南昭通魯甸縣的一個偏僻的山村,她的妹妹比他大兩歲。

因為家庭條件的原因,王剛奎夫婦在王福滿出生后,就把他們的兩個兒子送到昆明去工作。

他們沒有文化,只能去建筑工地上做點體力活,一家四口住在一個小房子里,生活很是貧困。

但是,王福滿兄妹在昆明的日子,卻是一段令人難忘的記憶。

王福滿想起了自己上幼兒園的時候,第一次吃到生日蛋糕,還跟小朋友們一起看過變形金剛的動畫片、玩具,說:「能變車,能當兵器,真厲害。」

只可惜,這種悠閑的日子并沒有維持太久。

2013年,王剛奎和他的妻子把他們的兩個兒子送到了山包村,他們夫婦在昆明工作,只有在節假日的時候,他們才會回來。

自此,兄妹二人跟隨老祖母,成為了一名留守兒童。

轉山包村地處魯甸縣新街鎮,距縣城60多公里,地處偏僻,地處偏僻,是當地最貧困的一個。

再加上轉山包村是一個典型的高山地區,氣候十分惡劣。

每年冬季,溫度往往會降到零下10攝氏度,人們一出去,就會在頭髮、眉毛上凝結一層厚厚的冰霜。

王福滿的外婆住在轉山包村的一條深深的溝壑中,家境貧寒。

一家人居住的是一棟二層的泥瓦房,一樓是主臥,二樓是一座小閣樓。

這座閣樓沒有任何的窗戶,甚至連一盞電燈都沒有,就算是大白天,也是一片黑暗,只有手電才能照亮。

所謂窮人家的子女早當家,王福滿雖然還很年輕,但卻把家里的事情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平日里,他不但要幫忙外婆耕種,還得操持家務,洗衣做飯。

冬天,村子里的水管沒有水,他還要冒著嚴寒到村子里去取水,經常會被凍傷。

轉山包村因天氣寒冷,僅能種馬鈴薯等幾種農作物。

一年中,一家人的飯桌上除了米飯、洋芋和卷心菜外,只有在節日里,他們才會有肉食。

簡單的紅燒土豆醬,就是王福滿的最愛。

王剛奎在2014年魯甸大地震后,用國家補助的40000元蓋了一幢160平米的二層樓房。

但是,還沒有裝修好,兩口子就把所有的存款都花光了,而且還欠了六七萬的債務。

從那以后,一家人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王福滿的媽媽盧大鳳,因為長期的貧窮,漸漸對她的丈夫心生怨恨。

王福滿說:「媽媽常常跟爸爸吵架,然后就跑了,好幾個月沒回來。」

2016年10月的一天,路大鳳向王剛奎提出失婚。

當晚,她就一個人走了,再也沒有了消息。

王福滿還不明白為什麼媽媽要走,就哭著問爸爸:「媽媽在哪兒?你怎麼不在家里過年?」

后來長大了,他也漸漸不提媽媽了。

不過,找到媽媽這個念頭在他心中根深蒂固。

王福滿已經到了上學的年齡,他在離家不遠的地方上了一所學校。

這個學校是一個希望小學,有167個孩子,其中大多數都是農村的孩子。

因為校舍條件差,不能提供宿舍,所以學生每天必須走路,最短的要10分鐘,最長的要2個小時。

王福滿的房子離學校有4.5公里的路程,遇上下雨和下雪,經常要步行一到兩個鐘頭。

不過,王福滿的求學之路,一直都是那麼的讓人向往。

這是因為,每天早晨,學校都會有一份免費的面包和餅干,而午餐則是政府補助的一葷兩素的營養餐,里面有白菜、西紅柿、黃瓜等各種新鮮的蔬菜。

比起家里的土豆和米飯,他對學校的食物還是很滿意的。

盡管家境貧困,王福滿的夢想還是很大的,那就是當一名科學家或者一名警官。

因此,他一直都很用功,在班上的成績也是中上水平,尤其是在數學方面。

空閑的時候,他還會和學生一起看科幻小說,或者打籃球。

2018年1月8日,是王福滿期末考試的日子。

早上七點鐘,他就起床了,打算去上學。

那天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王福滿照例披上兩套衣服出門。

誰知,他一出門,溫度就降到了零度以下。

冰凍的山路很難行走,王福滿一路上都很小心,一不小心就摔倒了。

不過,在經歷了一個半小時的艱苦跋涉之后,他總算是趕上了考試。

可是,當王福滿一步跨進教室的時候,全班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被他們這麼一說,王福滿這才發現自己的頭髮和眉毛上都是冰,看上去很是滑稽。

回想起那一幕,王福滿憨厚地笑了笑:「上學不難,聽同學說我白發,我就給他們一個表情。」

王福滿的樣子讓班主任很是同情,于是拿出手機,將這一幕拍了下來,然后發給了學校的校長。隨后,這位校長就把這一幕發到了網絡上。

沒想到,這張隨意拍攝的圖片,卻在網絡上引發了一場轟動。

無數網友為這位在寒風中學習的少年感到惋惜,「冰花男孩」的名號也在網絡上流傳開來。

二、社會幫扶、走出貧窮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王福滿的家人,卻是一臉的懵逼。

王福滿在期末考試之后,便回到家里,照常煮豬食,喂豬,操持家務。

王剛奎在昆明工作,他的同事告訴他,他的兒子在網絡上很受歡迎。

王剛奎在采訪中說:「當時我在一個建筑工地搬運沙子的時候,一個工人拿著他的手機,拿著一張圖片給我看。我一眼就認出了他,這不是自己的孩子麼?看到他頭頂結了一朵雪白的冰花,我很是心疼,那天我就回來了。」

王福滿的遭遇,吸引了很多媒體的注意。王福滿的家里,有不少記者專門來采訪他。

當問及他的新年祝福時,他說:「我要找點錢,好讓我能為祖母看病。」

他還說:「我要努力學習,離開這個村子。」我最喜歡的就是北京,看看他們是如何學習的。」

在轉山包村,像王福滿這樣的人,還有不少。

魯甸縣教育局的一位副縣長說,王福滿步行去學校的時間并不長,三十多個人和他差不多,大部分都是留守兒童。

「冰花男孩」的事跡被媒體報道后,引起了地方官員和社會各界的高度重視。

云南團委等單位在一月九日啟動了「溫暖青年」活動,在一天內籌集到了10萬元的捐款和生活用品。

有關部門于1月10號把這筆錢送到了轉山包小學和周邊的高寒山區學校,每人發了500元的「暖冬補貼」。

魯甸縣教育局一位副局長說,王福滿離開不久,像他這樣的小孩已經有三十多人了,而且大部分都是留守兒童。

「冰花男孩」的故事在新聞媒體上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云南團委和其他組織在今年一月九日啟動了「溫暖青年」活動。

今年一月十日,政府向轉山包小學和周邊的高寒山區學校發放了「暖冬補貼」。

得知王福滿有當一名警官的心愿,中國公安學院的老師和老師特地邀請他去北京。

王福滿一家人于一月十九日首次乘飛機抵達北京。

京城的一草一木,都讓這個小山村的孩子覺得新鮮而興奮。

在接下來的三天里,他先后到了警察博物館,北京市的反恐組和特警大隊,并親身經歷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特警」攀登。

回到轉山包村,王福滿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北京是我最向往的地方,謝謝你們幫助我完成了我的夢想,以后我會好好報答你們!」

同時得知王福滿有當一名警官的,魯甸中國學子們的學習老師和老師特地邀請他去。

20王福滿一家人月,通十九日首次乘飛機抵達。

從那京一個宿一到星,周末都讓這個小山村的孩子覺得新鮮而。

接受采訪時,王剛奎感動地表示: 「有了新宿舍,福滿和他姐姐再也不用走幾公里山路上學了。他們在學校吃得好,住得也好,我很放心。」

同時,轉山包小學也有了自己的實驗室、美術室和計算機室,還開設了英語課。

學生們上課也不再是老舊的黑板,而是用上了最新的電子教材。

有了充足的時間學習后,王福滿的成績也突飛猛進。

在政府的關懷下,王福滿一家人和許多貧困家庭一起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新房。

除此之外,一個令人驚喜的消息也傳了過來——王福滿的母親路大鳳回家了。

當被問及為什麼離家出走時,路大鳳顯得有些內疚: 「當時他爸爸什麼也沒有,我嫌他不成器,就一個人去外地找工作了。去年六月份我回到昭通家里,聽別人說起孩子的事,心里覺得很愧疚,就決定回家照顧他們姐弟倆,也算是這些年對他們的一個彌補。」

母親回家后,王福滿姐弟倆的生活多了不少歡聲笑語。

2019年1月4日,王福滿走紅網絡一年后,有記者再次來到魯甸縣,眼前的場景令他們不由得感到驚訝——在過去一年中,這個貧困的小縣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據新街鎮鎮長唐亞東透露,自2018年以來,魯甸縣已經有15個貧困村出列,4559戶居民脫貧。

作為當地的「小名人」,王福滿卻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希望大家把我當成明星,轉山包村像我一樣的人還有很多,我只是其中比較幸運的一個。」

2020年9月,轉山包小學的四、五、六年級并入了新街鎮中心學校,王福滿和同學們也一起轉學到了鎮上。

與轉山包小學相比,這里的海拔低了800米,氣候也更加適宜。

平時王福滿和姐姐一起住校,放假的時候則步行回家。

從學校到王福滿家一路都是柏油路,再也不像以前一樣難走了。

近些年來,當地政府從未停下脫貧攻堅的腳步。

截至2020年上半年,政府支持轉山包村發展的資金已經達到了7600萬元,主要用于當地道路的改善和住房改造。

為解決村民的住房問題,政府還對一部分村民實施易地搬遷,讓他們住進了城里。

2022年,王福滿已經上了國中。在過去的四年里,他和他的家鄉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通往「冰花男孩」的道路

不過,他的理想一直都很堅定:「我要好好讀書,將來當科學家、當警察,將來一定要想辦法,讓我們這些高海拔的同學,不需要步行就能上學。」

從「冰花男孩」到現在的「陽光少年」,王福滿的經歷讓人感到很欣慰。

但愿他能盡快完成自己的心愿,回饋社會,把這份大愛繼續傳播下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