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能幫的一定幫!最美「送行者」替浪浪處理後事:每個生命都必須好好被尊重

能幫的一定幫!最美「送行者」替浪浪處理後事:每個生命都必須好好被尊重
2021/08/17
2021/08/17

我們都是喵咪控毛孩愛好者聚集地。我是萌一通,養了一隻汪叫可樂,一隻喵叫小七,是一個被毛孩包圍的幸運寵主,很幸運為妳講述毛孩們的有趣、溫馨小故事。每個毛孩的一生都是獨一無二的故事,希望這些療愈人心的故事,帶給妳快樂和幸福。

在現在的社會中,越來越多的白領或是年輕人選擇以貓咪或是狗狗作為寵物,而在我們平時的時候,它們作為伴侶性動物,往往起到著重要的作用,孩子們往往會在不經意間給我們帶來無限的歡樂和感動,並且釋放我們心中的壓力與不滿,我們簡直恨不得讓他們能夠陪伴我們一輩子。

但貓咪和狗狗的平均壽命往往只有8~15年,它們註定只能陪伴我們短短的一段旅程,那些養了汪星人或是喵星人的鏟屎官,都不得不經歷離別的那一段痛徹心扉的時刻。

「每一個生命的結束,都值得被尊嚴對待。」從事寵物後事的汶叔入行多年,親手送終的毛小孩約500隻,幫無主浪浪送行30隻。每次接到愛媽、愛爸求助電話,汶叔義不容辭,就算半夜也出發幫忙處理浪浪後事。汶叔說,「我們養的貓狗都希望能善終,那流浪的孩子為何就不行呢?對我來說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區分。」

汶叔笑說自己是貓奴,在家擼貓、工作服務貓狗,24小時幾乎跟寵物牽扯在一起。身為送行者的汶叔分享,有次半夜接到一個case,得知一隻流浪貓遇交通事故,小小身體變得破碎。「當時我們戴上手套,一塊一塊的撿回來,拼湊起來再送去火化。」汶叔說,通常能夠幫忙的一定幫。

汶叔出社會以來做業務性質工作,常常要動腦,在複雜的人群中、利益鬥爭之下生存下去。在心愛的外婆、奶奶相繼去世時,汶叔忽然覺得自己可以往後事發展,「我覺得我要跟大體工作,他們不會講話,我可以不用再跟複雜的人群溝通。剛好在朋友因緣際會推薦下,認識了剛創立的生命紀念園區的業者,我就想說,我本身也很愛寵物,養狗也快十年了。」

汶叔開始成立寵物送行團隊,替往生毛孩服務的過程中,越做越投入。「我個人熱愛寵物可能勝過於人,像是我們幫狗狗貓貓送行時,可能會遇到味道比較重的,我們內心也不會嫌,就會打從內心希望幫牠們整理的乾乾淨淨,讓牠們舒服。」。

▲汶叔第一次接到的任務,是幫偉大的搜救犬Paul送行。

▲汶叔有接一般毛小孩的案件,也有幫忙無主的浪浪送行。

▲路上因為車常常是浪浪過世的一大原因。

▲這隻流浪黑貓在東港過世。

很多飼主突然與「相處多年」的毛孩分開,會有強烈的自責、內疚、愧疚等負能量。如何排解負面情緒呢?「可以向寶貝謝謝,謝謝牠們這些時間的陪伴,帶給我們無限的美好回憶與喜怒哀樂。道歉,跟孩子說對不起,我們有太多還來不及完成的未來,希望牠能原諒我們付出得不夠,可以原諒我們的不夠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