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宅男變「星空」網紅,他「追星」十年,鏡頭下的星空照美爆了

阿包 2022/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有兩樣東西,愈是經常和持久地思考它們,對它們日久彌新和不斷增長之魅力以及崇敬之情就愈加充實著我的心靈:我頭頂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準則。」

——康德

星空,人類最極致的浪漫當600多萬年前最早的人類成員第一次抬頭仰望星空時對星空的好奇與探索便永遠種在了我們心底夜晚的納木錯,距離宇宙的繁星有比李白詩里「手可摘星辰」更近的距離▼

新疆是最適合拍攝星空的圣地之一。「天鵝絨上撒滿碎鉆」是對這片污染少,天朗氣清地區的真實寫照▼

南太平洋的復活節島是「最孤獨」的島嶼,它們就這樣注視著遙遠的星辰,已有千年▼

尼泊爾珠峰南坡丁波切,云層、雪山、星空共同組成了一幅神秘而夢幻的畫面▼

2019年南美的日全食。白天變為黑夜,喧鬧的世界瞬間安靜下來,只剩下鉆石環掛在空中▼

以上所有照片,都來源于同一個人

——「全職追星人」戴建峰

2019年,戴建峰在中國科技館做星空攝影的分享行走在世界各地的他晝伏夜出,約會星空上百次其星空攝影作品在國內外多次獲獎并榮登NASA天文每日一圖以及《自然》、《國家地理》

《中國國家天文》等雜志但你一定想不到的是這個人曾經卻是一個沉迷網游的理工男

戴建峰發表在NASA天文每日一圖APOD的作品,畫面講述了冬季星空中巨大的六邊形。

與星空的初次邂逅身為80后的戴建峰似乎還是「循規蹈矩」的一代大學專業選了宅男偏愛的「機械工程」

畢業后,順利的成為了一名汽車工程師拿著可觀的薪水過著同齡朋友眼中的「理想生活」

直到一場意料之外的邂逅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2011年夏天,戴建峰和同事去貴州梵凈山旅游夜幕降臨,他一個人走出了農家院抬頭的瞬間,被漫天星河深深的震撼對于 在霧都重慶長大的戴建峰而言這是人生 從未有過的體驗

「當星光直達內心,有一種封印被解除的感覺。

當時很想記錄這個時刻,但是手機根本拍不出來,很遺憾。」

對于戴建峰而言這恰好是他與星空之間故事的開始

雖然滿腔熱愛,但此時的他也只是個「天文」小白不過,對于戴建峰來說都是小問題只要能通過「努力」達到的事情他都非常有底氣!

據他所說,這是他的「魔獸精神」

「大學沉迷《魔獸》的時候,就一門心思撲在了游戲上,還登上過世界排名榜,想做的事我都會讓自己做到極致。」

回到重慶后的戴建峰開始瘋狂惡補天文學和攝影相關知識加入了重慶天文愛好者的圈子購買了人生第一台星空記錄器

此后,只要是天氣好的時候戴建峰一定會拿著相機沖在「追星」前線

正如他所說的一樣在星空攝影方面他也做到了極致拍攝幾個月后照片先后登上國內外天文雜志一年之后,他的照片就被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采用進步的速度簡直像開了外掛 仰望星空,是與自己對話為了捕捉瞬間的美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在戴建峰的追星路上也出現了很多驚心動魄的插曲2015年,戴建峰在從尼泊爾徒步前往珠峰大本營的路上掉進了冰河里面,在冰川上迷了路走不出去很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求生的本能,讓戴建峰在冰川上拼命的跑同時,拍下了自己的背影照片那是戴建峰迄今為止最喜歡的一張照片那是向往著生命的美

尼泊爾珠峰南坡大本營附近,剛剛經歷一場驚險之旅的戴建峰,拍下了自己的背影照。

類似的驚險情況還有很多在西藏被野狗追、坐摩托車被冰雹砸掉進水里渾身濕透......

種種險境加上身邊人的質疑戴建峰的內心也像是坐過山車反復懷疑和猶豫但經過權衡,他還是選擇了這條路

「對我來說,仰望星空,才能審視自己,是跟自己對話的機會。」

今年7月,大彗星降臨,戴建峰的這張彗星照片被眾多網友用作高清壁紙。

從北京出發前往俄羅斯尋找極光的戴建峰,歷經了2天的等待,如愿以償的看到了這片美好的天空。

戴建峰在西藏40冰川拍攝的星空圖,從碎石中生出的冰川純凈而神秘,像是與同樣神秘的星空呼應一般。

從追逐星空,到守護暗夜追星十載,如今的戴建峰作為世界少有的全職星空攝影師屢獲國內外天文攝影大獎并且擁有了一批忠實的粉絲因為受到更多的關注讓戴建峰也深感自己肩上多了一份責任比起分享美,他更希望能通過照片傳遞一種理念,一種生活方式讓更多的人加入到暗夜保護的行動中

「看過太多地方的星空之后,我無法不將它們和城市的夜晚對比。」

「可怕的是,這幾年光污染還在加速蔓延,很多原本有美麗星空的地方都逐漸消失了。

我們的夜晚生活早已被燈光吞噬,污染越來越強,銀河卻越來越暗淡。

世界上超過80%的人與璀璨的星空無緣,仰望星空,成為了大多數人的奢望。」

2017年戴建峰在浙江開化拍攝的星空。關燈后,那迷人的冬季銀河、獵戶座、金牛座和天狼星重新在夜空中煜煜生為了找回城市里遺失已久的星空戴建峰曾多次參加世界各地的暗夜星空保護地大會倡導公眾: 關注城市夜晚環境問題減少光污染和不必要的能源浪費

「我們知道星空的消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光污染但光污染卻不僅是我們沒辦法看到星星那麼簡單它還會影響氣象觀測,影響生態系統造成能源浪費」

隨著光污染的蔓延,能拍攝到星空的地方越來越少。圖為2018年戴建峰在西藏甘丹寺拍攝的星空圖,僅用肉眼看,2015年,戴建峰發起了

「絲路星空」活動號召更多攝影師,沿著「一帶一路」

拍攝不同地區的星空圖尋找自然留給我們的珍貴的資源此項目在2019年獲得了國家藝術基金的資助

2018年,戴建峰在伊朗參加The World At Night舉辦的Workshop。

2019年,戴建峰在絲路星空· 四川康定拍攝和分享活動照2020年,戴建峰和Petr Horalek在長城拍攝的星空照片獲得了國際暗夜協會舉辦的天文攝影大賽光污染組一等獎

「在長城仰望星空會讓人陷入深思。

最富深意的歷史遺跡遇到今天的文明,不幸造成了光污染,然而頭頂的這一片天空,現在甚至不被認為是環境的一部分,我們會恢復我們的尊重嗎?」

戴建峰和Petr Horalek在長城拍攝的光污染照片。

或許,那正在被忽視的不僅僅只是夜晚的星空還有白日里的那一片藍天白云

「在「追星」之路上除了看到各地的很美的星空以外我的鏡頭有一半的時間都是給藍天的因為它們真的太美了,清透又純凈每經過一個地方,天空的藍總是不一樣但是車繼續往城市里開又會發現,那一片「灰」卻總是相同」

戴建峰拍攝的西藏的藍天,藍天高的深不見底,云朵低到觸手可及。「西藏的藍天,從不讓人失望。」

「天空是自然給我們美好的資源,希望未來我們可以對自然環境保持應有的尊重和敬畏。」,戴建峰如是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