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讓你拍了嗎!2022年「搞笑野生動物」攝影作品集:作質量量不高,搞笑程度滿分~

aiya 2022/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來自世界各地的7000多個參賽作品中,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Comedy Wildlife Photography Awards)經過艱難的篩選,于近期公布了 今年的42個入圍作品

果殼選取了一些入圍作品,一起來看看動物們的出糗模樣和開心瞬間。

 「媽,頭髮緊」

攝影師:Chee Kee Teo

在新加坡,江獺(Smooth-coated otters)似乎很好地適應了城市化建設,它們在橋下筑巢,在馬路上奔跑,在酒店門前的水池里吃觀賞魚……

雖然偶有沖突,但人們還是很喜歡這些江獺。在新加坡,不同的江獺家族有著各自的名字,目前大概有10個江獺家族,個體至少90多只,數量還在持續增長。在野外,大部分江獺在2歲左右時會離開家,但是新加坡的江獺為了等領地擴大,通常會等到三四歲(類似于人類的35歲)才離開父母。

不過,拍攝者Chee Kee Teo表示, 照片中叼住小獺的其實并不是它的媽媽,而是家族里的其它江獺

哼!我讓你拍了嗎!

攝影師:Patrick Dirlam

雖然身子看著圓滾滾、毛茸茸的,但這只紅冠戴菊(ruby-crowned kinglet )的行動依然非常靈活,不停地穿梭于不同的樹枝間。攝影師一路跟著它,看著它蹦跶了15分鐘。 因為過于好動,移動迅速,這種鳥拍攝起來非常困難

可突然間,它停住了,或許是發現自己被拍了,一臉嚴肅地盯著攝影師三秒鐘。

踹了個寂寞

攝影師:Lea Scaddan

在繁殖季,為了博得雌性的喜愛,雄性袋鼠會進行「拳擊」比賽,試圖推倒對方。在推搡的過程中,袋鼠還會 突然抓住對方,尾巴再一支棱,然后 雙腳同時蹬起,踹向對方

在澳大利亞西海岸的珀斯,兩頭西部灰大袋鼠正打得熱火朝天。右邊這位袋鼠騰空跳起,原本想踹對方兩腳,結果踹了個寂寞……正好被攝影師拍個正著。有時候,年輕的袋鼠打拳只是為了消磨時間。

通常,西部灰大袋鼠只有最強的雄性才有機會交配、繁殖后代。另外,成年雄性身上還有一股強烈的咖喱味。

「嗷!」

攝影師:Ken Jensen

在云南,一只猴子正坐在一根鐵索上,嘴巴張得大大,蛋蛋均勻地卡在鐵索兩邊。

這副模樣,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私密部位遭受傷害時的痛苦。但其實, 這聲「嗷」是猴子展示攻擊性的表現。至于它的繁殖重要部位到底疼不疼,其實不得而知。

你,是不是放大圖片仔細查看了?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我自閉

攝影師:John Speirs

攝影師當時正在拍攝一只飛翔中的鴿子,一片枯葉突然糊到鴿子臉上。「我猜,夏天結束了。」

星期一

攝影師:Andrew Mayes

今天早上,你也是這個表情嗎?

非洲麗椋鳥(Pied Starlings)的眼睛圓圓的,一圈「眼白」包圍著黑眼珠,看起來怒目圓睜。再加上它們 向下彎曲的下喙是顯眼的黃色,正面這麼一抓拍,攝影師都不禁感嘆道:「像極了星期一早上的我。」

不過,它們星期一可不用上班。照片拍攝時,這群鳥正在南非一自然保護區里的樹上小憩。

別擔心,開心些

攝影師:Axel Bocker

清晨,一只停在粉色花朵上的藍色豆娘,似乎給了鏡頭一個大大的微笑。

這兩年,大家的情緒多少都受到疫情的影響。「但當你 走出門,仔細觀察大自然的美麗,對我而言問題似乎就會變少了,」拍攝這只微笑豆娘的攝影師Axel Bocker說道。哪天過得不順,看一看這張照片,微笑總會回到臉上。

嗯,星期一過去了,開心地睡個好覺吧。

夠藍嗎?

攝影師:Larry Petterborg

非洲贊比亞的一個國家公園里,一只雄性黑長尾猴低下黑黑的小臉,看似觀察起了自己藍藍的蛋蛋。對于黑長尾猴而言,睪丸藍色的程度關乎著自己的社會地位—— 等級越低,睪丸的藍色越淡

你,是不是又放大圖片了?

讓鵝康康

攝影師:Charlie Page

草地里,一群覓食的小鵝吸引了攝影師的注意力。這時, 有只小鵝突然另辟蹊徑,躲到一張長凳的椅腿后面。過了一會兒,它歪著頭,探出小腦袋:

「讓鵝康康,是誰在[偷.拍]鵝。」

強者也有失手時

攝影師:David Eppley

白頭海雕是一種大型猛禽,雌性的體型比雄性大,翅膀展開時的寬度能達2米。為了給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它們會在很高的樹上筑一個很大的巢。一些白頭海雕父母 每年都會回到同一個鳥巢,帶些折斷的樹枝、樹葉或者枯草之類的材料,給老窩添磚加瓦

通常情況下,對它們而言,折斷樹枝是小事一樁。但顯然,照片中的這只白頭海雕有點發揮失常。不過,它扇了兩下翅膀,就迅速調整回來。

稍作休息后,猛禽就又開始撿樹枝。

躲熊熊

其實熊是剛從樹上爬下來 | Pal Marchhart

豹笑

一只像是在「嘻嘻」笑的海豹 | Martina Novotna

居家隔離

樹洞里擠著浣熊一家子 | Kevin Biskaborn

打工虎

其實是站起來蹭臉 | Siddhant Agrawal

  為你演奏一曲  

攝影師:Roland Kranitz

談戀愛不如跳舞

攝影師:Sarosh Lodhi

開心得像個兩百公斤的孩子

攝影師:Wenona Suydam

困了

攝影師:Clemence Guinard

雖然在2015年才創辦,但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每年都能引起廣泛的關注。 這項比賽每年都會拿出一部分盈利,捐給某個動物保護機構,今年也不例外,比賽凈收入的10%會捐給一個婆羅洲的紅毛猩猩保護組織。

賽事的創辦人表示,這些充滿趣味的照片可以讓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齡段的人看到自己可能這輩子永遠無法親眼看到的生物。

過去,人們看到了太多野生動物和其棲息地遭受苦難的照片。因此,有必要嘗試通過幽默這樣一種獨特的工具, 用一種輕松的方式,提升人們對野生動物保護的認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