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這張父子照曾火遍全國,如今他們的故事比照片更動人

阿包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10年前,這張父子照曾火遍全國。

照片中的父子上身光著膀子,肩上扛著袋百來斤的貨物,嘴里還叼著一根煙,正信步走下批發市場旁邊的樓梯。

他的手里還緊緊牽著三歲的小兒子,亦步亦趨跟在父親旁邊。

不少網友感慨說,「他努力勤懇,這一家人對生活的堅韌態度令人動容。」

攝影師許康平在街頭無意間拍下了這張照片,重慶「棒棒」冉光輝就此走紅網絡。

如今他們的故事,卻遠比那張照片更為動人。

「我是冉光輝,從墊江那邊來到重慶,在朝天門這里當棒棒,干了差不多十年時間。」

「重慶棒棒」,這是專門指那些靠一根棒子生存的人。

正朝著國際化大都市快遞發展的重慶,有不少繁華的批發市場,不少前來經商的人走街串巷,需要爬坡上坎,因此便逐漸形成了「棒棒」這一特殊的職業群體。

棒棒們的工作范圍大到家具電器,小到市民的一個快遞或者一把青菜。

輕則幾兩,重則百斤,往往只需三言兩語,很快便能把價格敲定下來。

貨主在前面當個甩手的掌柜,「棒棒軍」用一根棒子挑起貨物在后面擔著,一來一回,這交易便成了。

「重慶棒棒」冉光輝

冉光輝便是這「重慶棒棒軍」中的一個典型代表。

他是重慶街頭邊的一名搬運工,朝天門批發市場旁有一段約數百米長的陡峭坡道,是冉光輝當「棒棒」每天的必經之路。

「早上一般六點半或者七點左右吃完早餐就出去,下午四五點鐘就回來了,遲一點的話就是六點。」

除了身上背著的那根一米長的棒子以外,冉光輝還有一輛自制的用麻繩牽拉的小板車,這便是他干活時的全部家當。

「我以前扛過最重的物品,一次性就有235公斤,再重一點我就不太行了。后來我自己就做了一個小推車,身上背一點,推車上放一點,我一次性也能搬個一千斤左右。」

一年到頭來,冉光輝干活的姿勢永遠不變:先脫掉上衣,再直接把貨物系到自己身上,彎下腰,開始送貨,動作一氣呵成,

「我平常接的都是一兩百斤的貨物,如果要走樓梯的話,最多半個小時也能走完,一趟也就十塊錢左右,工錢現結。一天到晚發貨接貨,有時候生意好的話一天能掙到兩百塊錢左右,差一點的話一天一百塊錢都不到。」

不論嚴冬酷暑,冉光輝身上一年到頭都是一件破舊的短袖。

即使是寒冬臘月,冉光輝也從來都沒有穿過厚重的棉衣,他必須死死地攥住肩上的那兩股麻繩,一趟走下來全身都是汗。

遇到上下坡路段的時候最難走,不但要控制好方向和腳下的力度,還要看好身上的貨物會不會蹭掉。

干活艱辛,十年如一日

即便每天如此微薄的收入,冉光輝也這樣堅持了十年。

「我沒有什麼文化,就是一個賣力氣的。」

冉光輝為人實在,在朝天門這一帶的口碑極好,因此有越來越多的貨主都愿意找他打交道。

「他干活利索,力氣也大,不怕吃苦,和他做生意都不怕吃虧。」

長年累月干下來,冉光輝的兩只手上都是厚厚的老繭,一些手指關節甚至出現了變形,幾年前也出現了腰肌勞損的狀況,曾在家里修養過一段時間。

腰上的傷剛好了沒幾天,冉光輝又重新回到了朝天門。

對他而言,他肩上扛的不單是三四百斤的貨物,每一天肩膀上的艱辛,都是家庭的責任,更是生活的重擔。

「必須要干活啊,不干活哪里來的錢。只有付出勞動和汗水,我們才能有收獲。」

冉光輝肩上的那根棒棒跟隨他已經好幾個年頭了,被打磨得油光亮滑。

「干我們棒棒這一行的,除了必須要有力氣之外,還必須要有責任心,腦袋還要靈光,有時候還要講究一定的技巧。不過最主要的還得要力氣,力氣有了就什麼活都能干。」

對他來說,每一筆錢他都掙得心安理得。

冉光輝每天扛貨的重量大約是一噸左右。

經過這個男人肩上扛出去的貨物,一年下來也有三四百噸。

最令冉光輝自豪的是,他口袋里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用汗水和努力掙來的,從來都沒有坑蒙拐騙,沒有偷奸耍滑,沒有多要過別人的一分一毫。

腳踏實地,「扛」出一套房

冉光輝二十歲那年,一直在老家墊江那邊以務農為生,農閑時便去城里幫人擔貨賺點錢。

直到年近四十左右,冉光輝才帶著妻兒一家來到了朝天門批發市場,轉眼至今也有十年光陰。

一家三口最初租住在批發市場附近的棚戶區里。

這里的住宿條件破舊不堪,只有一間十幾平方的小房子,衛生間和廚房還是大家一起共用的。

租金也從最初的一兩百塊錢漲到了五六百,房東說這個價格以后還會繼續漲下去。

冉光輝一家就這樣擁擠地住在一起,他兒子晚上寫作業的時候還要找別人燈光再亮堂一點的地方。

看著兒子漸漸長大,這間破舊的小房子顯得更加擁擠不堪。

冉光輝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兩人決定咬咬牙貸款買間二手房。

在重慶市中心解放碑商圈附近看了好幾個月,冉光輝看中一套六十多平方的二手小房子。

這里的地理位置對于他的工作地點來說也是非常方便的,方便客戶隨叫隨到。

這套小房子六十多個平方,需要四十多萬,冉光輝是貸款買的。

「房子買了,家里的生活條件也比以前好一點,我這心都是踏實的。買房的錢是這十年的時間省吃儉用一點一點省下來的,買完以后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更重了。只能自己多掙點錢,慢慢還。每個月的收入有四五千多,一年下來就有四五萬左右的樣子。」

走進冉光輝的這個家,一眼便能將所有物品盡收眼底。

這里的面積不大,兩張床和一張沙發就是屋子里最大的家具。

室內收拾得非常整潔伶俐,可以看出女主人也是個愛干凈的人。

雖然是套二手房,不過冉光輝對此顯然非常滿足了。

「再小也總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個窩,以后兒子寫作業可以不用再跑去別人家里了,妻子也不用再和別人共用廚房和衛生間了,一家人都挺滿意的。」

十年的克勤克儉,換來如今這樣一個溫暖的避風港,冉光輝一家心里都非常喜悅,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除了白天扛貨以外,冉光輝也會去別的工地找零活。

從批發市場下班以后,他就去幫別人搬運家具或者裝卸材料。

他一刻都不敢閑下來,有時候一天干下來,常常要晚上十點多才能到家。

冉光輝貸款買房的錢,也是他這些年打零工的額外收入一點一滴攢起來的。

別的棒棒沒活的時候會聚在一起喝酒打牌,冉光輝卻從來都沒參與過他們的活動。

他在自己身上最奢侈的花費,便是一天一兩包煙錢。

「干活累了的時候也會看看他們玩牌,掏根煙來抽著放松一下。」

記得剛到朝天門批發市場的時候,冉光輝夫妻兩人都要出去工作。

他的妻子白天在餐館里做伙計,沒辦法帶小孩子,冉光輝就只能把剛學會走路的兒子帶在身邊。

剛開始的那幾年,一家三口其實都過得非常困難。

要想在這個繁華的大城市里扎根生存下去,只有拼了命地掙錢才能有出路。

冉光輝牽著兒子走紅的那張照片,其實每天都是他的家常便飯。

夫妻倆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這個小家,為了這個兒子。

肩上扛的家庭,手中牽的未來

轉眼間十年已過,當初稚嫩天真的黃口小兒,如今已是大人般的模樣。

冉光輝夫妻兩對這個小兒子是非常疼愛的。

不管對自己再多麼吝嗇,只要是兒子開口想要的,有條件的基本都會滿足他。

冉光輝的兒子盡管年紀不大,但卻比同齡人更多了一分成熟與懂事。

「爸爸每天都非常辛苦,我知道他的壓力也是很大的。我每天看著他基本上就是出去,回來,睡覺,出去,幾年以來一直差不多形成這樣的循環。現在我們買了房子以后,這個壓力不能說是比以前更大了,但也沒比以前減少。我每天都想快點長大,才能和爸爸分擔一些他的壓力,這樣他才能夠輕松一點。」

這幾年來,冉光輝一家人的生活都在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兒子考上了國中,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還當了班長,平時也非常體貼懂事,這讓他這做父親的感到非常驕傲。

十多歲的冉俊超,除了學習上需要花錢的地方,其他方面幾乎都沒跟冉光輝要過零花錢,平日里也會幫父親干點輕松的活計。

「我現在也能幫父親送貨了,一趟下來七八十斤都不成問題。爸爸身上的腰傷一直都沒好完全,所以我希望他不要那麼拼命。」

于冉光輝而言,他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孩子, 「這輩子苦一點也算值得的,只希望以后兒子能過得好一點。」

十年前冉光輝走紅網絡的那張照片,就這樣靜靜地掛在冉俊超臥室的墻上。

對于他來說,這是父親陪伴他成長過程中一個難忘的瞬間,也時刻提醒著他父母對他的愛有多麼深沉。

冉光輝是一名「棒棒」,從事著社會最底層的苦力工作,但是這并未讓冉俊超有絲毫自卑或扭捏的感受。

在他眼里,爸爸是一位非常厲害的「超人」,一次能扛一千斤的貨物,和其他人一樣,爸爸用自己的勞動和雙手在為這個社會做貢獻。

冉光輝與冉俊超父子二人的關系,相處得就如朋友那般輕松愜意。

在父母的正確引導下,冉俊超也在變得越來越優秀。

十年以后,父子倆重新站回當年拍照的地方,仿佛一切都變了,又仿佛一切都沒變。

他只是萬千人海中一個平凡而普通的打工人,他和大多數的男人一樣,有自己的妻兒家庭,并且一直為了自己的生活在努力著,期盼著。

這個家庭非常淳樸,也有最平常的喜怒哀樂,每天也為了柴米油鹽的生活瑣事四處奔波。

冉光輝的存在,只是中國成千上萬的百姓家庭中一個細碎的剪影。

他就像現實生活中正能量的教科書,不斷地提醒著我們,只要腳踏實地,努力工作,我們的生活都能慢慢地越變越好。

火遍全網后:「我不是網紅」

冉光輝父子在網絡走紅以后,父子兩被不少網紅公司看上,邀請他們一起拍電影、做直播。

那張照片讓不少人記住了冉光輝那張堅毅的面孔,即使人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冉光輝走紅那天剛好是父親節,這樣一個特殊的節日,更給這張照片帶來一種異樣的情感。

他的故事登上了各大網絡媒體的熱搜榜。

最熱鬧的時候,曾經有七八個記者一起跟在他的身后,請求他接受采訪,但是這卻讓他手足無措。

周邊的商戶幾乎都知道他的名字和故事。

「冉光輝是重慶棒棒軍的名人。」

「他是我們這里的網紅。」

十年前和十年后,冉光輝牽著兒子的那張照片又重新火了一遍。

「每天都有四五家的媒體來找我,最多的時候還有十多個人跟著我跑上跑下。還有一家北京的公司來找我拍電影,不少公司也來找我說一起做直播,但我都拒絕了。」

面對社會上紛至沓來的各項邀請,冉光輝無一例外都通通婉拒了,即便他們開出了不菲的酬勞。

「我不是個網紅,我就是個做苦力的,沒有什麼文化,也不太會講話。我吃不了媒體的這碗飯,我就不能給人家帶來麻煩。」

即便受到社會上一波又一波的關注熱度,冉光輝仍舊經營著自己的小家生活。

鏡頭里面,這一家人其樂融融,冉光輝向觀眾訴說著自己十多年以來的經歷。

鏡頭以外,冉光輝的生活軌跡并沒有什麼巨大變化。

他仍是那個在朝天門批發市場做苦力的「棒棒軍」,不同的是找他扛貨的人越來越多了,也有不少人想和他合影拍照。

隨著冉光輝的年齡越來越大,他肩上能扛的貨慢慢地減少了。

曾有人問他,「你覺得你在這里還能干多久?」

冉光輝笑著說: 「以前我覺得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會一直干下去。但這幾年腰越來越不好了,我覺得可能再干個十多年吧,我也就干不動了,就收棒子回家。」

今年有一家網絡公司直接帶著「協議」找到冉光輝,邀請他進軍網絡界。

身邊有不少人贊同的,也有不少人反對。

「做棒棒的錢不多,但心里來的踏實,而且勞動自由掌握在自己手里,想怎麼干都自己說了算。我也羨慕那些高收入的人群,但是那些活我實在是干不來。」

至今為止,冉光輝還是重慶街頭棒棒軍里面的一員,他始終都沒有參與任何網絡的活動。

在疫情的影響下,他的生意比以往差了很多,但是這樣一來,他陪伴妻兒的時間卻多了起來。

冉光輝說, 「如果哪一天棒棒干不下去了,我就去轉行送快遞,或者做搬運,只要肯賣力,哪里都能找到需要我的地方。」

如今他的妻子也在批發市場旁邊自己開了一家喜糖店,每日起早貪黑地忙活著。

即便受到社會上一波又一波的關注熱度,冉光輝仍舊經營著自己的小家生活。

天道酬勤,厚德載物。

比起遙不可及的榮華富貴,他更希望一家人過得平安順意。

冉光輝一家的未來,因為他們的堅持與樂觀,也會變得越來越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