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撿到一只狗,自帶唐代妝容,拍照時小表情絕了!

何佳成 2022/06/30 檢舉 我要評論
「羅威納是烈性犬,要咬死人的。」
阿羅對前主人最后的印象便是這句話,和用力關上的車門。
載著它而來的車在關上車門后便迅速駛向遠方,獨留它茫然自顧看著這片荒郊野嶺。
它其實也不是很明白,主人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聽語氣,難道是他發現浴室的那雙拖鞋是自己咬壞的嗎?
可是,可是它也不是故意的呀。
而且它還可以道歉,要它做什麼都可以,是站著作揖求饒,還是假裝被槍斃,它都可以。
阿羅在心里默默復習著這些姿勢, 卻發現鼻子里已經聞不到主人的味道了。
四周是茂密濃盛的植物,如果是往常,阿羅一定很喜歡這個地方,而且一定要偷偷耍賴皮多賴一會兒。
因為它知道,不管等多久,主人都會牽著它回家的。
然而這次,等啊等,等到太陽西下月落星沉, 它再也沒有聞到過熟悉的味道,看到熟悉的身影。
▲ 瘦骨嶙峋的阿羅
阿羅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大概很久了吧,它的肚子已經餓到沒力氣咕咕叫了,而它終于再次走到人類的城市,卻仍舊茫然。
來來往往的人類那麼多,卻沒有曾經帶它回家給它拴上狗繩的人。
它太累了。
所以連穿著制服的人暴力的套住它,阿羅都沒有任何掙扎。
「這種大型狗基本上找不到領養的,也就這幾天估計要處理掉吧。」
阿羅和一只狼狗睡在一個籠子里,恍惚又聽到人聲,那只狼狗垂垂危矣,連眼睛都沒怎麼睜開。
或許它也很餓吧。阿羅想。
然后阿羅聽到有腳步聲在它面前停下,有人隔著籠子看著它,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嘆了口氣。
阿羅想抬頭看,但映入眼簾的是過度饑餓導致昏睡帶來的黑暗。
再次睜開眼,映入阿羅眼簾的又是一片荒茫的地方,它嚇了一跳想掙扎著起來,卻沒什麼力氣。
「那,就拜托您了,雖說按規定要處理,但我想總歸是生命,就只好麻煩您了。」
話音剛落,又是一片汽車啟動的聲音,隨著這個聲音而來的還有一個陌生的腳步,和食物。
這是流浪了這麼久,阿羅第一次吃到真正的食物。
收留它的是漠北流浪狗基地的胡大哥,跟它一起被救助的除了那只曾同籠的大狼狗,還有另外好幾只大大小小的狗狗。
喂它們吃飽飯,胡大哥就趕忙帶著它們去往醫院檢查。
檢查的結果卻不太理想,有的狗狗雖然餓到皮包骨,也帶著一些病,但只要好好治療好好調養,總歸能好的,比如阿羅。
而有的,熬到現在卻再也熬不下去了,比如那只狼狗。
▲ 這是阿羅與狼犬的最后一張照片
之后它再也沒見過那只狼犬
阿羅是只羅威納,在如今萌化的審美里,像它這樣壯烈猛漢一樣的長相,不但沒什麼被領養的市場,甚至還會引來別人害怕的目光。
但阿羅知道,基地的胡大哥也知道,它的內心有多溫柔。
▲ 完全敢正面懟鏡頭不在意角度的阿羅勇士
真的溫柔也是真的「丑」
它在胡大哥的精心照料下逐漸恢復壯碩的樣子,也盡忠職守擔當基地的「守護者」,兢兢業業的巡邏著每一片土地。
即使這不過是沒多少平方的小院子,即使這個小院子還生活著另外幾百只流浪過的狗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