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英國「怪老頭」,拍出轟動世界的100張絕美女人,看第一眼就淪陷

阿包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時尚界從不缺少「怪人」,但「怪得有趣」的時裝攝影大師,就是其中之一。

他一米九五的身高,八字胡,戴著一頂五顏六色的帽子,臉上總是掛著一副夸張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充滿了奇思妙想和活力的孩子。

其實,他的外貌并不只是表面上的滑稽,而是靠自己的力量為時尚攝影增添了無限的生機和活力。

他就是諾曼·帕金森。

出生于英國的諾曼·帕金森,是20世紀最有名的時裝攝影大師。他的工作曾在《時尚》,《哈珀集市》,《鄉村與鄉村》等國際雜志上發表過無數次,其中最著名的是與時尚雜志《VOGUE》的合作超過40年。

曾經有業界人士這樣評論過他:「諾曼·帕金森使一幅畫從靜止、僵硬的畫面變成了一種激動人心、讓人愉快的藝術。」

他的競爭者把他稱作「一束亮光」。

他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他說了一句很有名的話:

「每個女孩子的姿勢都一樣,但我覺得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會這麼做的,我的女兒們都是一樣的,他們會跑,會跳墻。」

毫無疑問,這句話反映了諾曼·帕金森對攝影藝術的追求。

很久以來,時裝攝影都是在室內進行。

一般情況下,攝影棚里的燈光一亮,模特們就會根據攝影師的要求,做出一些固定的動作,這就是一場時裝秀。

而諾曼·帕金森則直截了當地說,這些照片都是「死尸照」,沒有任何的生機,就像是一具傀儡。

「他的女孩」不應該是這樣的。

有了這樣的想法,諾曼·帕金森當然不會讓模特和時尚攝影被困在白色的墻壁里,他是首位將時尚攝影空間拓展到室外的攝影師。

他崇尚自然光和自然景觀,堅持要把女孩子們從狹窄的工作室里帶到外面的世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奔跑、奔跑、跳躍,自由自在。

這種人與自然的融合,就是諾曼·帕金森獨特的審美方法,也是他的「行動寫實主義」。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諾曼·帕金森的鏡頭下,所有的女孩都「活」了。

她們不再僅僅是為了展現自己的服裝,而是為了展現自己的服裝而展現自己的情感。

諾曼·帕金森為時裝設計帶來了一個全新的視角,打破了以往的刻板、模式化的拍攝方式,為時裝攝影注入了一種輕松、自然、高雅的氣息。

原本僵硬漂亮的模特,在這一刻,仿佛被上帝賦予了自己的靈魂。

有了自己的情緒,有了自己的行動,就能自由地使用自己的身體,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自由。

然后,他們就像被關在籠子里的鳥兒,掙脫了枷鎖,一頭扎進了藍天,歡快地拍打著翅膀。

巴黎的鐵塔下,少女們在最繁華的廣場上奔跑著,海洋、沙漠、帆船、飛機……

諾曼·帕金森推倒了攝影棚的墻,敲碎了罩著女孩們的玻璃罩。可以說,他不是吃螃蟹的人,而是打開封印的人。

在當時大多數的時尚攝影師都不允許模特在鏡頭前有絲毫的松懈,而諾曼·帕金森在拍攝的過程中卻如同在帶著模特們「一起玩」。

他自身就充滿著外放的表現力與張力,時時刻刻感染身邊的人。

他會讓模特們盡情地放開自我,在鏡頭前自由表達,在享受鏡頭,享受當下的狀態中完成拍攝。

曾與諾曼·帕金森有過多次合作的知名模特Twiggy就曾說道:「和帕金森合作充滿很多樂趣。他的行為雖然古怪,但卻是他個人魅力的閃光點。」

更重要的是,諾曼·帕金森的攝影美學和表達方式無疑迎合了時代的潮流和發展。

二戰結束之后,女性社會地位發展了顯著的變化。

隨著女性就業人數的增多,女性在經濟地位大大提高,而這直接帶來了女性的情感獨立與精神獨立。

女性渴望更多的自由與權利,發出自己的聲音,而諾曼·帕金森鏡頭下的女郎無疑恰恰迎合了那個時代新女性的審美訴求。

越多越多的女性擺脫了家庭所賦予的單一表現,扮演了更加多種多樣的角色,她們渴求更加自我的姿態,以及更加廣袤的世界。

而在攝影生涯后期,諾曼·帕金森開啟了異國他鄉的拍攝之旅,留下了一系列享譽全球的作品。

1956年,諾曼·帕金森前往印度拍攝了一組時尚大片。

照片中,模特或在泰姬陵前,或泛舟達爾湖,她們和當地人站在一起入境,濃得化不開的異域風情,時尚優雅的錦衣華服,兩者奇妙融合。

一張張照片綺景美不勝收,其中強烈的美感和藝術性即使放到今天也毫不過時。

諾曼·帕金森在世界各地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跡,葡萄牙、南非、意大利……他在無數城市捕捉靈感,留下了一張張足以傳世的經典大片。

不僅如此,諾曼·帕金森將無數模特塑造成明星。

例如Jerry hall,也許你聽的名字有點陌生,但是她59歲的時候成功征服了傳媒大亨默多克,成為了默多克繼鄧文迪之后的新任太太。

在諾曼·帕金森的鏡頭下,年輕時候的Jerry hall真的明艷到晃眼,哪怕在華麗、耀眼宛如舞台的背景之下,她依舊如此奪目,閃耀如明珠。

而82歲還擔任巴黎時裝周壓軸模特的傳奇名模卡門·戴爾·奧利菲斯,也曾在諾曼·帕金森的鏡頭里留下魅影星光。

他還拍攝過不計其數的名人,如英國皇室,奧黛麗·赫本,甲殼蟲樂隊,特威吉,格蕾絲·科丁頓,大衛·鮑伊……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他拍攝的赫本。

原本在眾人心中赫本就是優雅、高貴的化身,而諾曼·帕金森拍攝的赫本則如玫瑰色的少女,又是剛剛睡醒的幼鹿,明亮而嬌嫩,又帶著一點兒童的狡黠和漫不經心的慵懶。

70年的創作生涯中,諾曼·帕金森創造了一個眼花繚亂而又無比盛大的光影世界。

讓很多同行第一次看到時尚攝影新的可能,讓無數鏡頭中的女孩兒成為了自由鮮活的自我,說他是時尚攝影歷史中程碑式的人物,一點也不為過。

在1990年,諾曼·帕金森前往新加坡拍攝時突發腦溢血去世,時尚界從此失去了一顆璀璨的星。

如今30年過去了,時尚歷經了不知多少輪回,潮流也不知更換了多少春秋。可是每一次看到當下那些讓人直呼不懂的所謂時尚大片,則更不禁懷念起曾經大師的那些作品。

哪怕斗轉星移,卻依舊歷久彌新,永遠鮮活,永遠生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