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專拍「陌生人臥室」的美國攝影師,畫面簡單,卻藏著無盡的故事

aiya 2022/08/15 檢舉 我要評論

Barbara是一名美國的攝影師。

2016年的一個清晨,她起床看向臥室外的花園,轉過頭時,發現丈夫正裹在毯子里,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臉上戴著防打呼面罩。

這副場景,她感覺既美好又搞笑,

也在突然之間有了一個創作靈感:

一個小小的臥室,其實可以展示一個人獨特的人生故事。

于是,她開始了一個項目,叫「美國臥室」。

剛開始,她拍的基本是身邊的朋友和熟人。

但到后來,她把想法貼到臉書和ins后,也有很多陌生人加入了進來。

過去這些年,Barbara記錄了無數個美國臥室的畫面。

每一張照片,她都配上了被拍攝者說的一句話。

Alice & Chris,分別是38歲和40歲:

「忙碌的生活,兩個孩子,一只貓,獨處時間少之又少。夏天正在悄悄過去,只要有空,我們就會盡情享受。」

Cody,15歲:

「我什麼也做不了,不能跟朋友玩,也不能出去運動,我被困在這里了,只有我和我的病。」

Pepere,88歲:

「每天我早上起床,都會盡量輕手輕腳,我不想吵醒她,然后我突然意識到她已經走了。」

Winslow,20歲:

「我剛從芝加哥搬到這里,離開了幾十個朋友和過去的人生,唯一跟著我一起過來的,是我的貓juno。」

Avey,3歲:

「我的魚過世了。」

Faith,9歲:

「一切都沒了,但我媽媽不停說:不要放棄希望。」

Dale,48歲:

「我從沒想過要當女孩,我只是想做一個涂紅唇的牛仔。現在,我離開了德州,遠離了年輕時的宗教壓迫,我感覺總算自由了。」

Doris,97歲:

「我的人生充滿戲劇性,我的三個孩子都很好。我的人生再好不過了。」

Becky和Dave,65歲:

「幾十年來,育兒的責任一直壓著我們,現在,家里只有我們,在空空的巢穴,年輕時自由的喜悅又回來了。」

Freddy,67歲:

「床是我的時光機,我在夢里是時光旅行者。」

Kasey,7歲:

「我的臥室是一輛拖車,不太熱時,我和我的狗狗一起住在這。」

Lucinda,88歲:

「我現在孤身一人,只有狗狗陪伴。」

Chloe,18歲:

「很多人說我有一個老靈魂,當我關上房門,獨自坐在架子鼓前,釋放我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東西,我感到無比自由。」

Jordan,62歲:

「我一生都是一個叛逆者,現在,我只是一個老人了。」

Frances,31歲:

「我現在是我哥哥當年去世的年齡。我的臥室充滿了愛,現在的愛,過去的愛,以及未來我希望的愛。真希望我可以給你介紹房間里的每一件物品,因為每一件都有意義,尤其是我后面架子上懷念他的物件。

Mathews一家:

「3年前,我們賣掉我們的房子和幾乎所有東西。我們不知道在道路的前方等待我們的是什麼,在尋找一個新地方和社區作為家園的過程中,我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Sundara,4歲:

「一進我的臥室,就感覺很舒服很幸福。」

Andy&db,53歲&52歲:

「美麗,心碎,憤怒,幽默。相互交叉的盤旋,建立關系很難,我愛它,我恨它,然后又再次愛上它。」

Carol:

「生活經常是悲傷和痛苦的… 貓咪和狗狗是我的避難所,完全的愛,信任和接受,讓我所有的日子都充滿陽光。」

Mark,66歲:

「我靠透析一天天堅持下去,我無法忍受離開家人的想法。」

Claire:

「我一直很珍惜我的臥室,因為它很溫暖而且會讓我想起孩童的時光。現在我長大了,正在經歷各種新事物,只有臥室一直沒變。」

Karen,74歲:

「我曾是一名室內設計師,在與兩次惡性疾病斗爭了12年,經歷了極度痛苦后,我的臥室就是我的避難所。」

在小小的臥室里,每個人都卸下面具,露出最真實的狀態。

通過這個拍攝項目,Barbara意識到:

「這世界上有很多孤獨的人,如果有人愿意傾聽,他們都有故事想要分享。」

「我發現人很脆弱,同時也異常堅強。」


用戶評論